当前位置:首页 > 乡村旅游 > 正文

百花岭

时间:2016-03-31 10:42:59   作者:   来源:   评论:0 点击:  文字大小: 特大

导游顺序:岗党——百花岭村——大鱼塘——农民生物多样性保护协会——小营盘山——接龙桥——大尖山——汉龙抗战博物馆——百花岭度假村——和尚崖——傈僳猎王的故事——芒岗抗战遗迹

 

 

各位游客:

现在我们沿着小路进入高黎贡山,首先要游览的百花岭可以说是高黎贡山的一个缩影,也是高黎贡山生态旅游之旅的接待服务基地。百花岭位于高黎贡山东麓,是一个拥有森林、温泉、瀑布、河流的综合性生态旅游区。沿百花岭蜿蜒而上,是古代著名的西南丝绸古道高黎贡山段。如果各位细心观察,依稀可以在这古道上辨出百年前留下的马蹄印。

(岗党)

各位游客,现在我们已经沿着六东公路来到了岗党,接下来我们将从这里顺着新修的旅游公路到达百花岭,全程11公里

岗党属于芒合村委会,位于六东公路与百花岭旅游公路的交叉口,是进入高黎贡山的重要门户。岗党海拔755,植被类型以河谷稀疏灌木草丛为主,这种植被类型一般可以到1100左右,最高海拔可达1300。我们现在看到的植被属于河谷稀疏灌木草丛中的暖热性灌丛,主要由一些耐干热的植物种类组成。

这一地段处于西南季风的背风面,受焚风效应的影响,气候较为干燥、少雨,土壤主要为褐红壤,土层厚100120厘米,为团块状结构,土体较为紧实,肥力中等。这里原来是季风常绿阔叶林,后来遭到人类的反复破坏,或者轮耕撂荒,多年后就形成了暖热性灌丛。根据优势树种的不同,暖热性灌丛可以划分为两个类型,即:灰毛浆果楝、绒毛算盘子灌丛;虾子花、羊耳菊灌丛。在这些灌木丛中,还有木棉、厚皮树、顶果木、重阳木、合欢等少数乔木,散布在灌木丛中,黄绿色的灌木草丛点缀着深绿色的树冠,形成稀疏灌木草丛景观。

(百花岭)

百花岭村位于高黎贡山东坡的山腰上,全名芒宽彝族傣族乡百花岭村民委员会。这个村子有2209人,538户人家,分属傈僳族、彝族、白族、傣族和汉族等八个民族。

关于百花岭名字的由来,这里有两种说法。一种是这里白花树(羊蹄甲)很多,每到花开季节,到处都是花的世界,村村寨寨掩映在白花丛中,故名百花林,后演化为百花岭。另一种说法是由于此地森林茂密,一年四季如春,不管什么季节,都有千百种花儿争相比艳,村寨与庞大的花海相比,就仿佛是大蛋糕上的一粒粒黑芝麻,显得极其渺小,展现在人们眼前的只有那百花点缀成的山岭,故名百花岭。无论怎么说,百花岭都是一个美丽而又令人向往的地方。

百花岭地处高黎贡山山腰,山高坡度大,田少石头多,耕地严重不足,以种玉米、土豆和荞麦等山地作物为主。近年来,随着高黎贡山森林资源保护与社区发展项目的实施,人们开始种植以咖啡为代表的经济作物和各种果树,生活水平不断得到提高。

(大鱼塘)

大鱼塘是百花岭村下面的一个自然村,也是百花岭村委会所在地,海拔1300

大鱼塘过去叫大塘子,因为村前有一人工水塘而得名。这里东接怒江双虹桥,西通南斋公房,是保山至腾冲段古道中线翻越高黎贡山的重要驿站。

近年来,大鱼塘建起了古道驿站农家乐,提供餐饮和住宿服务,可以同时接待住宿游客82人,组建了傈僳族表演队,经常开展丰富多彩的民族表演活动,培训了农民导游10多人。

(农民生物多样性保护协会)

百花岭的村民们祖祖辈辈依山而居,在他们看来,靠山吃山、砍伐狩猎是天经地义的事情。直到1983年,百花岭村还沿袭着刀耕火种、狩猎捕猎的生活方式。80年代“两山到户”承包经营浪潮的到来,百花岭周围的森林遭到了毁灭性的砍伐,一时竟导致村里的河水断流,水电站发不出电。村民从自己鲁莽行为带来的严重后果中认识到了大自然的反作用力,逐渐树立了环境保护意识。

大家看,前面就是百花岭村委会。围墙上的“地球上不能只有人类”、“保护自然,回归自然”等口号反映出了村民生态环境意识不断得到提高。和村委会并列的还有另一块牌子,这就是“高黎贡山农民生物多样性保护协会”。这个协会是中国第一个农民生物多样性保护协会,它的成立具有划时代的意义。

1995128,在中科院昆明植物研究所、云南省林业科学院、自然保护区管理处的倡议下,50名村民组织成立了高黎贡山农民生物多样性保护协会。这是一个农民自我组织、自我管理、自我服务的群众性组织,宗旨是保护高黎贡山丰富的生物多样性,发展乡村经济。协会成员有村干部、教师、学生、护林员和普通农民,其中还有一位特殊的人士,他就是联合国大学环境项目官员哈罗德布鲁克费尔德。当年在协会成立大会上,他高兴异常,当即表示参加这个协会,并交纳了300元的会费。根据协会章程,会员每年活动两次,学习保护森林的法律法规,推广致富实用技术。会员有优先获得发展经济的项目资助的权利,同时必须向村民宣讲《森林法》、《野生动物保护法》,并制止破坏森林资源、偷捕野生动物和非法侵占林地的行为。

这个协会得到了国内外的广泛关注,国内8家大报分别报道过,中央电视台两次专题采访过。1995127,联合国“人口·土地·环境项目”总负责人哈罗德博士考察了百花岭。据不完全统计,迄今为止,到百花岭进行过考察研究的外国专家已有20多人,进行过采访报道的记者也有100多人。

协会成立后,积极组织实施美国麦克阿瑟基金会资助的“高黎贡山森林资源管理与生物多样性保护项目”,组织村民参加培训,请专家传授种植技术,使村民受益的同时还增强了环境保护意识。有一次,协会认为保护站过量砍伐人工林,又多次砍伐野生林做柴薪,毅然把自己的“财神”送上了被告席。经过调查,保护站站长被撤销了职务。

(小营盘山)

滇西大反攻开始,大塘子战役是我远征军将士渡江后首先与鬼子打响反攻的第一仗,也是隆阳区境内投入兵力最多、持续时间最长、最为惨烈、消灭鬼子最多的一次战役。这场战役就发生在大鱼塘一带。

各位游客,大鱼塘前面这座山叫小营盘山,称为2号高地,南边与它相连的是打鹰墩,称为3号高地,汉龙寨后的木城坡为1号高地,三个高地呈品字形,组成了大塘子战役的主要阵地。汉龙、大鱼塘两个寨子在这“品”字中间,在战火中损失惨重。

大塘子战役的主战场统称麻栗山,又称马蹄山,但各个小山包皆有不同的名称,这些山峰从北到南依次是大尖山、小营盘、打鹰墩、凡峰山、朱家地、旋窝坑、公鹅头、上团树、下团树、戏台、芒林山,而最为惨烈的战斗发生在凡峰山、公鹅头、上团树、下团树、戏台。

当时,鬼子的据点设在这些山峰最中间且紧紧相连的小营盘和打鹰墩上。这两座山北可控制大尖山、烫习寨后的坡角坝,与烫习山据点遥相呼应,东可控制双虹桥、马脖子、风吹树丫口、大官路古道,南可接应芒林山前沿,控制岗党、芒岗、百花岭等村寨,是一个战略要地。两座山的山顶相距不过百米,鬼子把两座山顶挖空,把山顶的树木砍光搭在战壕、坑道、掩体等工事上,树木搭了很厚的一层。同时,鬼子还把大鱼塘村房屋的门板、板壁拆来搭在上面,又在这些树木、门板上铺上一层厚厚的土。这种工事像个乌龟壳,非常坚固,可以防止飞机、炮弹和手榴弹的攻击。

在这场战役中,与大塘子同为一个整体的是烫习山。烫习山坐落在系列山峰的北面,隔坡角坝相望,是大塘子北面的坚实屏障。两座山近在咫尺,可以相互掩护进攻,也可以相互掩护撤退,成为鬼子的左膀右臂。如此险峻的山势,加之鬼子长时间的经营,远征军付出了惨重的代价,经过反复争夺,才收复了这片伤痕累累的国土。

(接龙桥)

在大鱼塘北面200的地方,有一座8多长的石拱桥,高1.5左右,宽1多。因为道路从桥西侧穿过,这座桥看似多余。这样一座没有任何用处的桥,又是为何修建的呢?

过去,在大鱼塘坡头住着一户张姓人家,清明节去上坟,由于天气热,他们就把衣服脱下放在坟上。谁想这块坟地是龙脉所在,影子一下子照射到了皇宫里。这令皇帝非常担心,于是就命令邓子龙途经此地时把龙脉劁掉。龙脉挑断后,这家大户人家家道就衰落下来了。直至清朝年间,这人家才出了一名秀才。这位秀才后来曾到朝中做官,后来衣锦还乡,找到当年邓子龙挑断龙脉的地方,请人修了这座8长的石桥,把龙脉接了起来,所以这里就被后人称为接龙处,这座桥也被称为接龙桥。

(大尖山)

各位游客,大鱼塘的东方、北方各有一座山,东方是南大尖山,北方是北大尖山。正如它们的名字一样,这两座山比周围的山要高、尖、大,显得很特别。关于这两座山,当地还流传着一个故事,等到游览阴阳谷时再给大家讲解。

(汉龙抗战博物馆)

在百花岭村,第二个引起世人瞩目的是一位普通老百姓建立的民间抗战博物馆。

前面这个寨子叫汉龙,也是百花岭村委会下属的一个自然村。民间抗战博物馆位于这个寨子里的吴朝明家。吴朝明目睹过日军的暴行,见证了远征军反击日军的悲壮。老人6岁那年,大鱼塘、汉龙、古兴寨、邦比、旧街子五个村寨被日军付之一炬,他家的三间瓦房被日军烧毁,直到1963年才重新修建。因为生逢乱世,他没有读过书,但他深知战争的可恶,于是,他努力学习文化,并利用业余时间撰写了诗集《战争的烙印》。书中充满了对高黎贡山和怒江的爱,充满对侵略战争的恨。诗中写道:“怒江峡谷像铁链,弯弯曲曲一条线。高黎贡山似战马,应该挂牌颂扬它。”后来,吴朝明翻修自家老屋墙基时,挖出了一些60炮弹、小迫击炮弹、枪榴弹、手榴弹,在屋边开地时又挖出了一些钢炮炮弹。自此,他开始搜集抗战文物,平时上山采药、砍柴时就特别留心在那些曾经发生战斗的地方收集战争遗留物品。几年前,他利用自家二楼厢房办起了“抗日战争民间小博物馆”。

进入这个农家小院,大家可以看到正房屋檐下种着一些植物,其中有山斛(桫椤,被誉为植物活化石)、苦劳(薯芋)、马蹄(观音莲座蕨)、黄精。在避难的那段日子里,这四种植物曾经救过吴朝明一家的命。

走进这间博物馆,大家可以看到左侧墙壁上的两幅壁画,反映的是附近发生的大尖山之战和飞虎队运送武器供给的场面。在旁边的玻璃柜里,我们可以看到不少的抗战文物,有美式八二小型迫击炮弹、美式八二重型迫击炮弹、日本手榴弹、美国手榴弹、日军钢盔、美式子弹箱、德国马灯、日本军刀等。这些东西已经不是吴朝明收集的战争遗物的全部,几年前腾冲县建设抗战博物馆时曾要走过一些。除了战争遗物,博物馆里还陈列着高黎贡山野生灵芝、民族服饰、鱼化石等物品。

(百花岭度假村)

好了,我们今天行程的最后一站——百花岭度假村到了。

百花岭度假村始建于1997年,是高黎贡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保山管理局投资兴建的。度假村占地5亩,设有客房、餐厅、娱乐室,可以为游客提供餐饮、住宿、娱乐、旅游咨询、向导服务。今天晚上我们就住这里,明天上午去游览阴阳谷,后天一早去攀登高黎贡山。

(和尚崖)

各位游客,请大家朝我手指的方向看,在芒岗寨子后面有一座高耸入云的石头山,山上寸草不生,远远望去好像有一位僧人在那里参禅打坐,这座山也因此得名和尚崖。

相传很久以前,这座山上住着一个和尚,乐善好施,经常接济南来北往的行人。这位和尚平时不用化缘,依靠井水煮石子来维持生存。每有行人路过此地,他就拿出每人两个石子的量,舀出井水,放在石锅里去煮,转眼之间就成为了香喷喷的饭菜。和尚广结善缘,深受人们爱戴。和尚去世后,人们便把这座山叫作和尚崖。

(傈僳猎王的故事)

      各位游客,在过去,打猎是当地居民谋生的重要手段。在汉龙,就有一位著名的傈僳族猎手,他叫刘绍义。在高黎贡山东坡,所有的猎手没人不知道他的大名。据说,他在50岁以前打死的动物,多得连他自己都说不清。只要他上山转一圈,就决不会空着手回来,是远近闻名的“傈僳猎王”。

后来,刘绍义得了一种怪病。巫师告诉他,这是他多年打猎、杀生太多的缘故。刘绍义本来有两个儿女,但是大儿子在23岁时被砍倒的大树砸中、不治身亡,留下的一个女儿也在13岁时因病而死。面对这些人生悲剧,刘绍义开始反省自己的所作所为,于是毅然将猎枪、弓弩放进火炉烧毁,过起了放牛的生活。

(芒岗抗战遗迹)

熟悉云南情况的游客都知道,芒岗这样的地名多半与傣族有关。芒岗以前确实是一个纯粹的傣族寨子,“芒”在傣语中是“坝子”的意思,“岗”有“支撑”的含义。现在,芒岗已经变成了一个傣族、彝族、白族、傈僳族、汉族杂居的村庄。

    20世纪70年代初期,芒岗周围还是一片茂密的森林,那时村里人砍树盖房子,胸径40公分以下的树根本看不上眼。曾经有一户人家砍伐一棵四人合抱的大树,整整用了两天的时间才把它放倒。山上树多,动物也就很多。傈僳族、白族、彝族中不乏打猎高手,人们想吃什么,提把猎枪就上山了。据说那时什么猎物都可以打得到,从天上飞的山鸡到地上跑的麂子、山鹿甚至羚牛、豹子、狗熊。后来,大炼钢铁和两山到户对森林植被造成了严重影响,芒岗村的石老虎沟曾经干枯多年,附近的小水电站也发不出电来了。人们这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于是停止了手中的刀斧,开始保护森林。到了1995年前后,石老虎沟中的流水逐渐多了起来,恢复到了解放初期的水平。

各位游客,现在我们到了芒岗寨子南边的刘绍洲家,这里是当年日军指挥部所在地。刘家当时在芒岗较为富有,房子宽敞,日军驻扎百花岭期间就把小队指挥部设在这里。平时,鬼子在芒林山和石岭岗山的山顶上分别只驻着3个士兵,其余鬼子都住在这里和大塘子的打鹰墩据点。当时日军指挥官住在高出天井许多的正房里。这座老宅原来还有一个楼子,楼下关着鬼子的军马,楼上住着从腾冲弄来的10多名据说是“奸细”的妇女。日本人习惯使用小矮桌,还把刘绍洲家的八仙桌锯成了短腿的“矮仙桌”。

当年,驻扎此地的一个日本兵因牙疼去山梁那边的坝棍寨找药。这个鬼子到了寨子不久,牙疼病就犯了,双手搂着脑袋在地上直打滚。等疼痛稍微减轻了些,这个鬼子便到路边一户人家里,用手比划着让人铺一张铺让他躺一会,这个鬼子躺在床上还哼哼哟哟直叫唤。这事被甲长知道后,立即去报告保长,正好远征军的一个游击小分队找保长询问敌情,便赶过去抓获了这个鬼子兵,押回了怒江东岸。因为这个鬼子的失踪,驻守日军曾进行了多次报复,因坝棍寨当时属龙陵县,龙陵与保山两县是以芒岗寨南的宋家河为界,即河南为龙陵,河北为保山,所以鬼子见到龙陵人就杀。一天,芒岗谢大成的父亲、段成安的父亲和一个姓李的酒匠在大洼子亲戚家被鬼子抓住,鬼子说他们是奸细,便把三人押到芒岗寨南不远的山坡上杀害了。

各位游客,我们现在来到了芒岗寨子北面的李应达家,这里是远征军53军军部旧址。远征军攻占大塘子后,53军军部就驻进了这里,驻扎近20天。当年军部所在的正房已经重新修缮,两间厢房仍保持着原来的格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