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魅力高黎贡山 > 民族文化 > 正文

高黎贡山下的回族村

时间:2017-11-22 18:23:23   作者:复旦大学 梁永安教授   来源:   评论:0 点击:  文字大小: 特大

到高黎贡山的第三天,走访了这一带唯一的回族村。全村224户,将近1000人。

回族在生活中经常相遇,却又不大熟悉。汉族是无神论者,说不清自己信仰什么,走到教堂或清真寺,总觉得有些神秘。这山脚下的回族村也有清真寺,结构像农家院落,但多了一个教室。阿訇马甘会说,他在这里不但宣讲《古兰经》,还教村民阿拉伯文。



回族村的马主任介绍,他们的祖先是在明朝洪武年间来到高黎贡山下,算下来有600多年了。这么长的时间跨度,在这个傣族、傈僳族聚集的地方延续下来,真是不容易。不由得看了看马主任的面容,经历漫长的世代交替,还是明显的北方回族脸型,与高黎贡山的傣族、傈僳族截然不同。回族是个散居的民族,生存力很强,中国每个地区都有,甚至海南岛三亚的海边,也有个孤零零的回族村。这大概和回族人善于做生意有关系,商业文化最重要的基础,就是能行走四方,到处扎根。特意问马主任,这个村里的人主要干什么活儿?马主任说,将近一半在做商业,开清真餐馆的占了很大部分。餐馆开到了德宏、保山、昆明,甚至还有省外。回想遥远的元朝,忽必烈重视商业,用商业积累帝国的强大物质财富,任何人只要交三点三的税,都可以经商。在这样的政策激励下,欧亚大陆第一次被大规模地打通,华夏民族与阿拉伯世界之间建立起庞大的商业网络。回族人的经商才华,也是那时候锻炼出来的吧?



马甘会阿訇是大理南涧人,从小学系统学习伊斯兰典籍,年轻时就担任阿訇,阿拉伯语十分流利。谈起当今世界的伊斯兰极端主义,他愤愤地说,《古兰经》的第一句话就是奉至仁至慈的真主之名至仁至慈是什么?是按照伊斯兰的教义,严格规范自己的行为,善待世上的人,极端主义做的事儿,完全是反过来的。



说话间,马甘会阿訇的妻子、女儿端来了芒果、龙眼,她们有点儿腼腆,温和地笑着,一会儿回到了教室。看她们离开,我问起一个敏感的问题这里的回族姑娘,有没有嫁给别的民族的?阿訇笑着说: “当然有啊。

 “那么嫁出去了,还要求她们信守伊斯兰的宗教礼仪和生活习惯吗?

 “嫁给了别的民族,那就是叛离了伊斯兰教义,随便她们怎么过,管不着了。不过,也有外族人到我们村做上门女婿的,他们都要遵从伊斯兰教规,改变自己原来的习俗。

马主任说,阿訇是村里特意聘请来的,签了三年的合同,三年之后再决定续不续聘。没想到伊斯兰文化还有这样的流动性,这也是在宗教信仰自由的大环境下才能实现的。三年以后再来这里,还能不能和马阿訇愉快地交谈呢?很期待。

离开回族村,来到附近的坝湾老街,看见一家火瓢牛肉,这正是回族村人开的清真餐馆。毫不犹豫坐进去,尝尝菜味怎么样。一会儿,一个紫铜大锅端上来,浓浓的牛肉香气漂满整个屋子。看着眼前一尺宽的大锅,暗叹这个字用的太好,有种温馨的灵动气,假如换成写实主义的字,变成笨笨的火锅牛肉,那意境就差远了。不但名字别出新意,味道更是香浓,香浓中还有股纯正的牛肉本味,完全没有很多大菜配料喧宾夺主的错位感。这是多年来吃的最好的炖牛肉了,可惜不能带回上海给大家尝。

火瓢牛肉去怒江岸,车外时时看见高大粗壮的芒果树。这是当地人喜爱的老品种,都有几百年的树龄。自然界和人类社会一样,连续成长的生命才能结出最香最甜的果。一个回族村,能在高黎贡山下的与各民族融合生活,已经互相离不开,这里面的奥妙,隐藏着600多年的细节,值得倾心探寻。答案也许并不复杂,从火瓢牛肉的浓香味里,可以发现百姓的道理。(作者:复旦大学  梁永安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