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魅力高黎贡山 > 抗战文化 > 正文

祖国,我在高黎贡山永远守护你!

时间:2017-11-22 18:10:36   作者:复旦大学 梁永安教授   来源:   评论:0 点击:  文字大小: 特大

到百花岭已是中午,村里的杨书记正在等待。屋檐下的木桌上放着几件锈迹斑斑的铁器,就近一看,竟然是迫击炮弹和木柄手榴弹,还有几颗子弹。

“昨天从农民家里收来的,”杨书记说着,拿起那个木柄手榴弹: “手榴弹是日本人的,农民一直用它捣大蒜。迫击炮弹是中国远征军的。”



他这么一讲,时间回到了73年前。1944 4 19 日,中国统帅部下达滇西大反攻的命令: “以强有力之部队组成渡河攻击军,由栗柴坝、双虹桥间一带地区强渡怒江,攻击当面之敌,向固东街、江苴街之线进出,并相机攻略腾冲而占领之”。参战部队为第11 集团军和第20 集团军及直属部队共16 个师,10万将士。命令中所说的“当面之敌”,是固守高黎贡山高峰的日军第56师团,11000余人。大反攻的第一阶段,是由第20集团军下辖的第53军、54军攻克高黎贡山天险,主要目标之一是占领百花岭大塘子高地,打通通往腾冲的南斋公房古道。



百花岭,一个郁郁葱葱的峻秀山村,刹那间变为枪林弹雨的决死之地。直到今天,这里的老百姓随时随处可以捡到各种军用器械,炮弹、子弹、手榴弹、钢盔……。

杨书记带领,去山上看当年战场。爬上南斋公房古道,迎面是一处荒废的老驿站,当地人称为“旧街子”。旧街子左面,是一座郁郁葱葱的小山头。沿着绿草密密的小径走上去,拨开重重野树,渐渐出现一道道沟壕,一个个散兵坑,气氛变得浓重起来。从百花岭沿南斋公房古道到腾冲,步行只需七八个小时,这场仗却打了63天。国军看上去人多势众,胜利仿佛近在眼前,但实际过程极其惨烈。这一年2月,远征军一架军机迷航 ,迫降于日军占领的腾冲。日军从飞机上一名中国少校军官身上搜出了新密码本和中国军队编成表,使日军对国军的作战部署了如指掌,有针对性地进行阵地构筑。尤其是在百花岭的主战场大塘子, “野战工事的构筑及编成至为巧妙 。日军将自动武器配置在树杈上 ,经过良好的伪装 ,构成交叉火网”。远征军“三天内攻击了三次 ,每次都是快攻到山顶 ,遭敌人一阵密集火网射击 ,而伤亡惨重 ,功败垂成 。”

老街子这一片山头阵地属于第20集团军第53军,他们原来是张学良的东北军,1 9 4 3年春从湖南洞庭湖地区出发 ,徒步行军 3 0 0 0公里 ,来到云南编入远征军。一群东北汉子,在这异乡的山峰上,一次次冲锋,一次次肉搏,战线一寸寸推进,硝烟中的战士越来越少。正逢闷热的雨季,美军空投下来10000多件雨衣,但都成为多余的东西,“一面淋雨,一面出汗,里外都湿。” 大塘子这一仗打了33天,最后胜利的国军也忍受不住内心的痛苦。战场记录记载,一个连队100多人,最后把“负了伤的兵,收拢来,摆在一溜,点点一共还有12个人。”连长看着这些从东北一路走过来的部下,痛哭失声,哽咽着说:“弟兄们,你们活着的是英雄,战死的弟兄也是好汉。我先走一步,我不能让到了阴曹地府的弟兄们无人收管,你们今后战死了以后,还来找我报到。我们这一代中国人活着要和日本鬼子打上33天,死了要和日本鬼子打到18层地狱,你们今后干死以后还到我这儿报到,我走了。”说完他举枪对准自己的脑袋,“啪一枪,就倒下去了。”

扼守大塘子的日军将近2000人,战斗后期被切断了补给线,陷入断粮的绝境。为了活下去,日军开始吃自己战死的同伴。国军打扫战场时,看到“水泡着的十几具日军尸体,细看他们的大腿肉、屁股肉都有刀痕,有的还见骨头,真是惨啊……再看房屋四周有一小堆一小堆的黑色屎便,这才恍然大悟,原来是日本人吃他们自己人的肉,因为纯吃肉的屎便是黑色的。”

与杨书记和文化站刘站长爬上半山,战壕、散兵坑越来越密。忽然,在斑驳的阳光下,一座绿苔盈盈的石头小墓出现眼前。这是一位远征军战士的长眠之地,无名无姓。他是松花江畔的一个青年学生,还是大豆高粱里走出来的乡村小伙儿?从东北到云南边陲,离抗战胜利只有咫尺之遥,却倒在了高黎贡山的土地上。这是一个让人痛惜的失去,他的人生才刚刚打开。这又是一个令人无限崇仰的归宿,他把生命献给了民族的未来,年年月月守护在美丽的高黎贡山。




杨书记说,四月的百花岭四处有杜鹃花,但只有这座山开得最多,火焰一样耀眼。当地百姓都说,这是上天对国军烈士的爱护,让杜鹃花暖和他们的心。年轻的远征军战士,每一个都让人怀念啊!他们本来应该有不同的日子,走入各自丰富的生活。为了国家的生存,他们义无反顾地走入另一种更大的应该,穿上统一的军装,手握发烫的钢枪,来到壮丽的高黎贡山,不但要收复她,还要让她幸福安宁,永远不再有侵略者的魅影。这一片光荣的战场曾经隐没不显,此时此地,更加感受到历史对他们的亏欠。谁是最可爱的人?我们需要新的书写。(作者:复旦大学  梁永安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