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魅力高黎贡山 > 古道文化 > 正文

男人已经没有了马帮,女人也不再翘首盼望

时间:2017-11-22 16:43:42   作者:复旦大学 梁永安教授   来源:   评论:0 点击:  文字大小: 特大

期待多年,终于踏上百花岭南斋公房的密林山路。

斋公房是古代驿站,为路途辛劳的行路人提供一个歇息的小站。在江南的运河边,现在还可以看到古人修的小石亭,就是驿站中的简约版。与江南运河的小驿站对比起来,南斋公房包含的艰辛实在是太多太深了。西汉初期从成都到印度,开辟了这条蜀身毒道,丝绸、茶叶、蜀布、筇竹……靠马帮一步步翻山越岭,渡过怒江,来到高耸入云的高黎贡山脚下。起初马帮队从山的北面翻过山岭,到达腾冲,称为北斋公房。唐代以后在偏南的峰谷里找到更为便利的路径,逐渐成为主要通道,被称为南斋公房



去南斋公房,先要到百花岭,这是高黎贡山风景旅游区的中心。百花岭是著名的观鸟圣地,这些年被拍到的鸟类有340多种,被观察到的还有100多种,为世界之最。奇怪的是,驾车从百花岭村后一路上去,并没有听到多少鸟叫。同行的文化站长老刘说,中午鸟都在休息,清晨才是观鸟的最佳时间。尤其是十月之后,鸟儿进入发情期,它们一大早醒来浑身是劲,到处都在交配,满山的叫声。听他这样一说,顿时浇灭了观鸟的热望,专心期待南斋公房的出现。



越野车摇摇晃晃驶入泥泞的山路,两边的树木越来越密,十来分钟后,到达一个两边高中间低的弧形山口,这就是南斋公房古道了。眼前的山径不过一两尺宽,陡峭曲折,积满了陈年的落叶,踏上去飒飒作响。坡太陡的地方铺着山石,山石上刻着深深的沟痕。领路的百花岭村支书说,沟痕原来镶嵌着铁条,防止马踏上去打滑。马遥远而来,已经疲惫不堪,忽然还要爬这么高的山,实在是太累。它们又不会说话,经常会停下来喘大气,眼泪一颗颗掉下来。马苦人也苦,赶马人要在十个小时内翻过山去,最高峰海拔3000多米,冬季积雪皑皑,不翻过去有生命之虞。



当年插队劳动的芒合寨离这儿并不远,不过二十几公里。但那个时候一点儿也没听说过南斋公房,更谈不上专门走一走。滇缅公路开通后,这条山路被废弃了,马帮也渐渐成为遥远的记忆。这十几年来南斋公房忽然大热起来,前来翻山的络绎不绝。村支书说,去年大概有十万人来到百花岭,其中一大半走南斋公房到腾冲去。听他这么一说,登时很想一鼓作气走一趟,刘站长赶紧打住,说现在是雨季,路上有一段林子里到处是旱蚂蟥,不知不觉扑倒身上,吸饱血才肯松口。还是干冬季节来,蚂蟥都躲到地里,才无大碍。这一听更佩服古时候的马帮,一年四季风雨无阻,什么也拦不住,那才是真正的在路上



山的另一边有个温泉,取名阴阳谷,也算是南斋公房的一部分。这名字有点儿惊悚片的气息,给人幽深的联想。和刘站长一起找过去,沿着石头路朝山谷里钻。没想到这幽谷这么美,青藤、野芭蕉、满树的红花、飞溅的瀑布……。刘站长说,这是世界上海拔最高的热带雨林,谷底有一条小河,雨季时河水高涨,溢到温泉里,把温泉搅得一片儿冷一片儿烫,所以叫阴阳谷。原来只打算看看,没有下水的心思,老刘这一说,可绝不能放过了。半个小时走到温泉,看到一大一小两个温泉,小的恒温,大约四十来度,大的就是那阴阳水了。小心翼翼踏进大温泉,烫的惊人,急忙移开,水又变得冰凉,果然是个冰火大杂拌儿。泡在阴阳水里,看旁边河水滔滔,美意非凡。



那些远去的赶马人,也来过这阴阳谷吧?千里风尘,最能感受这一池温暖,一路的劳乏瞬间融化。苦到深处会变成乐,一点点快乐都无限放大。身心浸透在温泉里的赶马人会想什么?最想念的是远方的恋人吧?在千千万万的深情中,爱上了赶马人的姑娘最伤心。《马帮情歌》中唱道:

 

小阿妹等阿哥

心里一团火

望着阿哥快回来

再把那情话说

咿呦喂

 

    如今没有这样的情歌了,男人已经没有了马帮,女人也不再翘首盼望。(作者:复旦大学  梁永安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