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魅力高黎贡山 > 生态怒江 > 正文

「国寳永子」传奇瑰宝的浴火重生与涅槃

时间:2016-12-02 09:47:46   作者:   来源:   评论:0 点击:  文字大小: 特大

 国宝永子

中国古代上流人士历来崇尚对弈,而对弈又极讲究用。文人墨客若能得永昌棋子,拿捏在手,定然胸有成竹。



明正德七年(1512年),永昌(云南隆阳区)人李德章(字俊贤),在反复多次用永昌盛产的南红玛瑙、黄龙玉、翡翠、琥珀等原料尝试制作棋子之后,终于成功烧制成了色白如蛋清,黑如鸦青的世间围棋第一珍品——永子。


     永子以永昌地名命名。李德章创造永子的过程,与中国古人炼丹而发明火药的过程颇多相似。永昌自古盛产玛瑙黄龙玉,但为何直至李德章才有此惊世创举?据说其中有这样一个故事:李德章曾为翰林院庶吉士,因故被贬,在京负责保管皇室珠宝玉器。一次宫廷失火时,他偶然发现熔化的珠玉浇水凝固后具有晶莹透亮的色彩。故乡永昌的玉石是否也会有此效果呢?李德章还乡之后,立刻进行尝试,不久果然制作出源于宝玉,胜似宝玉的永子。


     传统永昌三宝(永子、料丝灯和玛瑙),永子名列榜首。永昌棋子质地细糯如玉又异常坚硬,犹如天然玉石磨制而成,外形古朴、内敛凝重,入手圆润,冬暖夏凉,自古以来就是举世公认的棋中圣品。


中国古代上流人士历来崇尚对弈,而对弈又极讲究用。文人墨客若能得永昌棋子,拿捏在手,定然胸有成竹。永子的至高地位,在《大明一统志》也有赞誉:永昌之棋甲天下。而善棋的大地理学家徐霞客游历永昌之时,也多次在本地与高人名士对弈,并在《徐霞客游记》卷十八提到:棋子出云南,以永昌者为上。明代刘文征所撰《滇志》记载永昌府的物产时,特别提到了料棋,即用矿料烧制的永子围棋。清代陈鼎撰的《滇黔游记》也记载:永昌出围棋子,光润如玉琢。最精准的描述见于清代刘昆所著的《南中杂说》:滇南皆作棋子,而以永昌为第一。其色以白如蛋清,黑如鸦青者为上。若鹅黄、鸭绿,中外通明者,虽执途人而赠之,不受也。烧棋之人,以郡庠生李德章为第一,世传火色,不以授人也



从嘉靖皇帝开始,永昌棋子便被列为每年上贡之物,李德章家族烧永子的窑炉也由此有李氏官窑的地位,李家烧制的棋子,也从此被视为国宝。历史人物传记《曾国藩》曾提到曾国藩当年手上就有一盒永子棋,视为珍宝。曾氏这盒围棋来历不凡,最初就来自明末崇祯帝手中。永子既为国宝,李氏家族对永子烧制工艺自然视为绝密,外人只知永子制作工艺配料考究,精妙而复杂。也因为如此,永昌棋子的命运就难免在时代风雨和家族传承中显得异常脆弱。到了明末,社会剧烈动荡之下,永子棋的烧制工艺已接近油尽灯枯。再到清末,国宝永子的制作工艺已沦落到濒临失传的地步。即便在光绪《永昌府志》还能隐约捕捉到永子的生产用料和工艺:永棋,永昌之棋甲于天下。其制法以玛瑙石、紫英石合研为粉,加以铅硝,投以药料合而煅之。用长铁蘸其汁,滴以成棋。然而此时,能把这样的工艺制作成棋子的匠人已经凤毛麟角了。到了咸丰年间,战乱之中的永子作坊终至停止,技术部分失传百年之久。



围棋作为中国国粹,历代经久不衰,但绵延500多年的传奇永子,又是否还能浴火重生?和它的诞生过程一样,同样需要机缘。19643月,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陈毅元帅(兼任中国围棋协会名誉主席)到云南视察时,问及永子的情况,心情沉重:传统的工艺要恢复,我不相信保山就无人能再烧出永子来。然而永子真正的涅槃,还得等到几十年后的2003年。2003年是永子浴火重生的关键年份。这一年,失传百余年的永子制造技艺在两代人的前后努力和政府的大力支持下,再次浴火重生,再续血脉。



永子的命运,与时代的发展息息相关。今天,在永子故乡隆阳区,人们不再有对永子技术再次失传的任何担忧。随着一座古色古香而颇具规模的永子文化园在金鸡乡建成投产,永子的家族传承得以延续,李德章的后人正在用全新理念重振祖先的光荣,永子围棋已成为注册商标,成为非物质文化遗产和21世纪永昌名品。不仅如此,参观永子文化园、了解永子文化还因此成为隆阳旅游的一大品牌。国宝永子、棋中圣品(中国围棋协会主席陈祖德语),永昌永子甲天下(棋圣聂卫平语),在新的时代,永子再次焕发出的熠熠光辉,正照亮着500多年永子今古传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