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魅力高黎贡山 > 知青文化 > 正文

山乡故人

时间:2017-11-22 13:54:52   作者:复旦大学 梁永安教授   来源:   评论:0 点击:  文字大小: 特大

昨天一大早乘着越野车,沿怒江北上。这条两车道的公路直通丙中洛,是探访茶马古道的必经之路。今天的目的地并不远,去重访插队劳动的芒合寨。



芒合寨三十多年来人口增长一倍,已经有600余人。进了寨子,大榕树下站着六七个中年人,都不认识。不认识不要紧,陪同的村委会左主任熟悉每一家,说出当年的老乡亲名字,立刻就能领着去他家里。

先到了老杨家,这是一户汉傣结婚的家庭,院场宽大。老杨不在家,妻子和儿媳热情招呼到堂屋坐下喝茶,又搬来一篮自家种的火龙果让大家尝尝。这火龙果是近些年开始种植的水果,很适合高黎贡山的热带气候。老杨家的一大收入是养牛,院子南边有一排牛圈,养了9头黄牛。牛都是母的,生下的小牛稍稍养大就卖掉,每头能卖两三千元。没有公牛哪来的小牛?一律人工授精。看来母牛的日子挺辛苦,一辈子单身,孩子也一个个离去。到牛圈仔细看了看,牛猛然看见外人,纷纷瞪大眼睛,眼神亮亮的很疑惑。




离开老杨家又到傣族老张家,老张家是昔日的房东,犹如亲人,见面特别高兴。他年轻时是寨子里的第一号帅哥,妻子是漂亮的寨花,走出门十分亮眼。看到他想起刚刚到芒合寨的那场夜雨,清晨还在下。年轻的老张肩扛一把锄头走出屋,默默无语向外去。看到锄头上有个小包袱,一问,才知道出生不久的孩子死了,要上山挖个坑埋掉。静静看着他消失在雨幕中,第一次感受到生活总是难以完满,美好之后隐藏着痛苦的意外,在那粮食匮乏缺医少药的年代,生命是多么脆弱!



和老张见面,当然不会说这些难过的事儿,谈的都是现在的光景。生活最大的变化,是寨子里人家几乎都不种水稻了,种的都是水果和咖啡。市场决定一切,经济作物的价格远远高于水稻,农民们纷纷转向,告别了千年的稻耕时代。但市场是个起伏不定的碰碰船,前几年咖啡加工成豆卖出去10元一斤,现在才四五元,赚不了什么钱。钱挣得少了忧愁的事情就多,老张夫妇的两个女儿嫁到外乡,两个孙辈都考上了大学,一年的学费加生活费五六万元,压力很大,老张夫妇也感受到紧张。不过他们说起这些事儿,面有喜色,日子终究比30多年前好的多,以前哪儿会有孙辈读大学的奢望呢?他们还说寨子里的新生代还有到英国留学的,学费更昂贵,相比起来自家还是轻松的。



走出芒合寨,看怒江奔流,弯弯曲曲穿过群山。八万各族百姓在这里生息繁衍,都是民族文化意义上的边缘人。外部的社会变动波及到这里,会折射出不同的光谱,衍生出不同的形态。老杨老张家都是普通的农民,老一代种稻,中年一代养牛种水果,青年一代离开大山走世界,几十年的变迁浓缩了上千年的人类史,这在当年插队劳动时何曾想到?

与老张家道别时说,打算春节时再回来住几天,那时候有很多傣族庆祝活动,象脚鼓、对歌、杀猪饭、传统舞……。能不能实现呢?心里真没数,但这份心意却深切无比,每一天都在期盼。(作者:复旦大学  梁永安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