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魅力高黎贡山 > 自然珍宝高黎贡山 > 正文

高黎贡山各族人民为什么如此亲密?

时间:2017-11-22 18:41:29   作者:复旦大学 梁永安教授   来源:   评论:0 点击:  文字大小: 特大

民族关系是全球化时代最难处理的问题之一,中国人有深切的体会。高黎贡山区域聚集着九个民族,各种民族的迁徙一直不停,但从未发生严重的民族冲突,这真是个奇迹。不同民族服装的人在大小集市汇为一体,没有任何的间隔。这画面让人疑惑,当然成为在各种场合向人请教的话题。回答形形色色,都很有道理,有几个缘由特别值得体会。

各民族之间通婚是一个温馨的链接。人类各地早期的婚姻制度,为了避免近亲缺陷,绝大部分是女性离开原来的部落,到其他的部落获得配偶。这使女性成为人类基因的携带者与交换者,当然也带给女性强烈的不安全感。因此沿着文化上的亲缘性,嫁给本民族的男性是普遍选择,从客观上说,这也是每个民族延续的基本保证。高黎贡山这一带,民族之间通婚没有限制,甚至教义比较严格的回族,在这个问题上也相对宽容。这就形成了不少多民族家庭,一个孩子的祖父祖母是傣族傈僳族,爸爸妈妈的血缘可能是傣族傈僳族德昂族汉族,这怎么能辨得清呢?感情上就难分难舍。

另一个缘由是生活方式与节庆的共享。当年在傣族寨子插队劳动时,最热闹的是火把节,农历624日之夜,篝火、歌舞、杀牛……而这个火把节,原来是彝族的节日。4月中旬的傣族泼水节,汉族人也照样过,不同民族的人端起清水互相尽情泼。傣历新年比汉族春节早两个月,傣族人也和汉族一道过春节,杀猪饭聚在一起快快乐乐。每年的这些节庆,都是民族互动互暖的好日子,色彩丰美。饮食文化方面的互通互融就更普遍了,各族人家的饭桌上,几乎没有区别,米线、糍粑、玉米饼、火烧肉、鸡枞菌……做法来自不同的民族,都是好滋味。





高黎贡山区域丰饶的自然资源,也为民族共生提供了厚实的基础。从帕累托最优(Pareto Optimality)的角度看,这一地区从江岸到高山,每一个层级都适合人类生存,每一个民族都可以拓展土地,同时又不损伤其他民族的原有生存空间。汉族、傈僳族来到这里,起初不适应山谷的湿热,都定居在山上,后来山上山下两处跑,现在大部分移居到山下,也能开荒拓土,不影响傣族的生活。高黎贡山的土地太肥沃了,水稻、玉米、水果、蔬菜,种什么长什么,容得下到来的各族人。当然,资源也不是无限的,最近这里政府头痛的难题,是如何安置从怒江上游移居过来的傈僳族。这些傈僳家庭已经在山上种地安营二十多年,有的生了十几个娃,人数膨胀的速度惊人。为了保护高黎贡山的原生态,政府现在请他们下山,到江岸的公路边开商店做生意,换一种活法。据说每个人给两万,每家封顶不超过20万,成本不小。这些擅长拉弓打猎的傈僳人,能不能在公路边的新生活中生存下去,还真是个大疑问。

更值得关注的是这一地区源远流长的土司政治。元代这里归入柔远路,1382年(明朝洪武十五年)傣族首领被封为潞江长官司,世代承袭,一直延续到1956年,长达658年。在这漫长的历史跨度中,土司的管理宽和稳定,各族农人租用土司的土地,每家十几亩,收成基本上是五五对分,能够保证温饱。记得当年插队劳动时,请傣族老人忆苦思甜,讲讲土司时代的苦日子。傣家老人先是控诉土司对贫苦农民的阶级压迫,说着说着变了味儿,说土司管的时候,粮食吃不完,还用来酿酒喝。听傣族老人这么一说,心里暗暗惊奇,对土司的反面印象变得动摇起来。安居乐业才有善良的民俗,潞江土司相对宽松的政治经济管理,给这里的老百姓一个长期的和平环境,互相之间的关系自然也容易调节。

在离江岸不远的山脚,有潞江土司府的遗址。这里原来有8个院落,100来亩。议事厅、书房、兵楼、审房……都不高。看来土司也不为自己大兴土木,土司官衙和生活区加起来不过60余间房。这让人想起北京的明定陵,万历皇帝的这座庞大陵墓耗费了全国四年的税赋。这个土司官府的遗产不仅是这个院落,还有爱国主义的历史传承。潞江土司延续了21代,始终保持着对国家的忠诚。19425月,日军占领了怒江西岸,第21代土司线光天带着兵上山打游击,与日军奋战。为了消灭盘踞在土司衙门的日寇,中国军队要炸平土司衙门,他毫不犹豫地说: ”日军不灭,何以为家?多么慷慨,丝毫不逊霍去病。1945年日本投降,线光天修复了土司官府。1956年后,随着土司制度的终结,新建立的国营农场总部进驻官衙,原来的建筑一栋栋拆除,新建出来的都是砖瓦水泥房。最后,曾经的8个院落,只剩下这小小的憩娱楼,已经列入危房。危房前有个牌子,说明这幢楼列入了县级文物保护,似乎可以延续细弱的生命。

站在憩娱楼前,最大的期待是这座土司衙门府能够整体恢复。仅仅一座憩娱楼,完全不足以代表658年的土司文化。一座土司衙门府,不但与中国大地风云激荡的变迁紧紧相连,又保持了自己的相对独立性和连续性,它的政治、文化、民族、民生含量不可计数,具有国家级的文化意义。如此珍贵的历史遗产,我们这代人岂能丢失?(作者:复旦大学  梁永安教授)